有赞2019半年报:亏损4.11亿港元 股权激励沦为鸡肋

莫日格勒网 刘 欣2019-08-13 16:04:59
浏览

  在半年报公布的前一天,有赞公开了新一轮的融资。

  8月7日有赞发布公告称,有赞的实体控股公司Qima已与百度签订认购协议,Qima以现金代价4500万美元向公司发行、出售及配发2660.6万股有赞Qima股份;由Qima以现金代价约177美元向Baidu SPV发行、出售及配发1773.75万股百度Qima股份。

  此前的4月3日,有赞刚发布新购股份公告融资9.11亿港元,其中腾讯认购5.5亿港元,加上这一轮的4500万美元(3.53亿港元),2019年以来有赞已经累计获得12.64亿港元融资。

  短时间内密集获得巨头们的青睐,正是看中有赞在小程序方面的布局。有赞目前是国内少有的,形成了较为完整的小程序业务体系的公司,具体可以分为SaaS、增值服务、PaaS和消费者服务四大板块,覆盖商户业务全链路。

  2019年上半年亏损扩大至4.11亿港元,获客难度大增

  从有赞最新的财报数据来看,营业收入的增长是比较明显的。

  半年报资料显示,2019年上半年有赞实现营业收入5.9亿港元,相比于2018年同期的2.39亿元增长到147%,增长主要是商家服务贡献的,即电商 SaaS、门店SaaS、分销服务、广告服务、增值服务及PaaS雲云服务。

有赞2019半年报:亏损4.11亿港元 股权激励沦为鸡肋

  其中SaaS业务贡献的收入最大,在2018年上半年实现了收入2.87亿港元,相比较于2018年同期的6262.4万港元实现了超过4倍的增长。

  虽然有赞的业务增速加快,但是同样亏损也在加剧。半年报资料显示2019年上半年亏损4.11亿港元,相比较于2018年同期的2.03亿港元增长超过一倍。

  亏损的最大头是营销及分销,2019年半年报支出1.99亿港元,相比较于2018年同期的5344.8万港元,增长超过3倍,这与互联网流量红利消失,获客成本大增的大行业背景有关。

  这里有2个维度的数据可以佐证有赞在获客方面的难度大增。

  一个是累计注册商家数。这一数值在2019年半年报中为490万家,相比较于2018年年报的442万家增长势头不是很明显,约在10%左右。其中比较关键的付费商家数量方面,新的半年报公布的是11万家,相比较于2018年的10万家来说,半年增长1万家左右,增长的幅度小于10%。

  另一个则是平均新签合同年度价值(ACV)方面,2019年Q2的ACV是9000元,相比于2018年末的9155元呈现了小幅下降的情况。

  股价不到行权价的50%,有赞员工激励沦为鸡肋

  有赞在2019年除了频繁接受巨头投资,还有一件全民关注的事情,就是996争议。

  当时在有赞的年会上,其CEO白鸦(原名朱宁)在宣布,将实行“996”工作制度,即正常工作时间为早上9:30到晚上21:00,周三为家庭日,员工可按晚6点的正常时间下班。而遇到紧急项目时,一周工作6天,每天工作时间会更长。

  这件事情的争议点在于公司是否有权要求员工强制性加班,并且不给额外的加班补偿,是否有变相裁员的嫌疑?市场争论沸沸扬扬,随后有赞CEO白鸦在朋友圈公开回应称:几年后回头看,这次绝对是好事。

  如今996争议虽然已经平息,但是有赞在事关员工权益的股权激励上,又掀起一轮争议。

  作为新兴的互联网公司,在IPO前后进行一定的股权激励以稳定团队、激发员工创造力是十分常见的,因此有赞在借壳赴港上市的前后,也进行了员工的股权激励。

  其中第一批是在2012年7月6日授出的,允许高级管理人和部分核心员工以0.25港元每股的价格购买公司2600万股。根据有赞2018年年报的资料显示,这部分期权已经全部行权。

有赞2019半年报:亏损4.11亿港元 股权激励沦为鸡肋

2018年年报中关于股权激励的内容

  第二批是在2015年6月10日授出的,允许高级管理人和部分核心员工以1.25港元每股的价格购买公司1.94亿股,行权的最后日期为2020年6月10日。根据有赞2018年年报资料显示,不仅没有一人行权,反而有员工放弃了897.4万股。

  放弃的原因虽然是复杂的,但是行权价格的倒挂显示出了本次股权激励的矛盾。在2018年的最后一个交易日,有赞的股价为0.58港元每股,相对于1.25港元每股的行权价来说不到50%。

  这意味着如果员工一旦行权,股票刚到手就立刻缩水超过50%,对于这样的倒挂比例,大部分人是难以接受的。

有赞2019半年报:亏损4.11亿港元 股权激励沦为鸡肋

2019年半年报股权激励数据

  而在2019年年报公布之日,有赞的股价已经下探到0.48港元每股,但是公司的行权价1.25元依然没有下调,股价与行权价倒挂比例进一步扩大,使得原本出于善意的股权激励沦为鸡肋,很难具有实际操作意义。(文/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 凌先静)

(责任编辑:单征宇)